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幽兰的心灵养吧

热情好客的幽兰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

 
 
 

日志

 
 

光光头的日子,原来也没那么可怕  

2008-05-06 18:13:47|  分类: 我的痛苦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生病。况且现在人们生存的环境又是那么恶劣:喝的水,是不洁的;呼吸的空气,是受污染的;吃的水果蔬菜,是打了农药的;吃的猪肉,是喂了馊肉精的;就连吃的鸡肉,也是打了激素的........人类正在自己毁灭着自己!

        近几年的癌症发病率呈直线上升趋势,得了癌症就要化疗,所以化疗几乎是癌症的代名词。而一旦谈到化疗,人们又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呕吐、脱发。这应该归功于电影、电视的宣传:剧中人物只要有化疗的情节,无一例外地呕吐不止,痛苦不堪,伸手抓一下头发,一撮一撮地掉,而每每这个时候,病人的心情都会坏到极点。这就是我以前对化疗的认识。

       可以说,得了癌症的病人,心理上都是极度脆弱的。疾病本身的痛苦是一方面,更重要的痛苦来自于内心的恐惧。他们怕周围邻居的议论、怕单位同事的排挤、怕别人的同情、怕陌生人的歧视、怕异样的眼神儿......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一个病人愿意主动告诉别人自己的病情,他们都希望过正常人的生活,像正常人一样享受自由的空气和灿烂的阳光。所以,谈到化疗,好多人倒是不担心化疗的副作用给身体所带来的痛苦,而是更担心身体外在的变化所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脱发,就是人们在化疗时最恐惧的问题。

        两个多月前,当医生告诉我我的病需要化疗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要变成光光头了!当时恐惧的不得了,不敢去设想光头的样子。有时候,一个人默默地站在镜子前,用手把前额的头发捋起来,想像着自己头发掉光之后可能会变成什么模样,内心的恐惧油然而生,唉!那种痛苦难以言表!

        知道化疗后掉头发是必然的事,所以,后来我就有事没事地经常自觉不自觉地拉拉头发,看开始掉了没,这样不知不觉地,内心慢慢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居然由最初的恐惧渐渐变成了一种莫明的期待——希望头发早点掉,掉光了戴上假发就不会再担心了。这就好比头上悬着一颗炸弹,你每天看着它,心里总是担心、害怕,一旦把它移除或者引爆之后,它就稳定了;或者一把梯子放在楼梯口,每个人路过的人都会担心它突然倒下来砸住人,但如果直接把它放倒靠到墙壁,势能减小到几乎为零,它对人也就没有威胁了。

        化疗后第14天的时候,我一把抓下了一撮头发,我意识到,这一天终于来了!这个时候,我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和伤心。但掉头发的过程对心理的摧残还是挺历害的,与其每天掉一点儿,弄得哪儿都是头发,看着那些头发让人难受,倒不如让这个痛苦的过程缩短——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我就决定变被动掉发为主动剃发,一步到位。

       但我不可能去理发店让理发师给我理成光头的,那样,不知情的理发师一定会认为我的神经出问题了,我又不愿意告诉别人实情!所以,理发的任务自然就落到老公的身上。再说,让老公给我理成光头,他接受起来也容易一些,毕竟,那是他的“作品”嘛。

        当第一次看到镜子里没有头发的自己时,还是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虽然之前想像过多次自己的光头形像,但直正面对时,还真有点难以接受。头发对一个人,尤其是女人来讲,真是太重要了,换个发型相当于换个形象,一点儿不假!儿子放学回来后,我赶紧躲到房间里,怕他一下看到我这个样子吓着他。我从房间里对他喊:“儿子,先别过来啊,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儿子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他说:“有啥呀,不就是理了光头嘛!”听他这么一说,我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看来儿子还想得挺开的。虽然之前我经常给儿子打预防针,告诉他我很快要变成光光头了,但儿子的承受能力还是超过了我的想像。

        这以后每次出门,我就习惯了戴假发,光头是不能让外人看到的。由于没有经过掉发那个过程,加上我买的假发和我原来的发型十分接近,所以,几乎没有人发现我的秘密。那些和我经常打交道的小护士还忍不住问我呢:“别人的头发早都掉了,你的头发为啥还没掉呢?”每当这时,我总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的头发不会再掉了,因为我打了一种定发剂”,她们听后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因为谁也从来都没听说过还有这么好的定发剂呢(其实,以后科学发达了,发明一种这种所谓的定发剂应该不是梦吧)。有时遇到单位的同事,他们也都常常会问我打化疗会不会对头发有影响。其实,我知道他们心里都明白,化疗对头发肯定有影响,只不过看到我的头发好像还不掉,觉得挺奇怪的。所以,有时我会告诉他们,我戴的是假发,他们总会连声说:“你一直都是这发型,所以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就这样,外出戴着假发,回到家里就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慢慢地,家里人都习惯了我的光头,我自己也渐渐习惯了,没事的时候还能对着镜子端祥一阵子,有时还和家里人就我的光头说说笑话。比如我会很自恋地说:“我的头型还不错嘛,要是换了别人,剃了还不一定好看呢。”“这下咱们家的洗发水可省了等等。

        有时儿子还会拿我的光头开玩笑。一天傍晚,家里突然停电了,我不知道是光我们家停电还是整栋楼都停了,所以就打开窗户伸出头去看,这时儿子笑着说:“妈妈,你快关上窗户吧,不然外面人还以为谁家窗外亮了一盏灯呢。”我听后忍不住笑了,说:“怪不得咱们家跟没停电一样呢!你看多么节能环保”。还有一次,儿子和我家对门的同学一起放学回家,他们各自按了自家的门铃后,都在等着家里的人来开门,这时,我从猫眼儿中看到门外的儿子和他的同学,所以也不敢露头,人躲在门后,只是伸出手把门打开了。他同学可能是只看到门开了而看不到开门的人,感到很疑惑,儿子心里明白是咋回来,他嘿嘿嘿笑着说:“我们家的门是全自动的”,说完我们都哈哈笑起来。

        经过了这么些日子,我发现光光头的日子,原来也不是那么可怕!不过,夏天出门戴着假发真是热,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头发早点长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