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幽兰的心灵养吧

热情好客的幽兰喜欢您来,喜欢您再来

 
 
 

日志

 
 

[原创] 爸爸太严厉,听话的儿子选择离家出走  

2008-07-21 19:25:27|  分类: 母子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叛逆的种子在心中悄悄萌芽

昨天中午,我和老公回到家,老公还像往常一样,一进家门就问婆婆:“儿子呢?”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每次进门后只有看到全家人都在家,他才不会问这句话。但是,昨天,婆婆一改往日的笑脸相迎,而是表情凝重地告诉我们:“儿子早上留下个纸条就走了”。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儿子莫非是离家出走了?!!!

中招考试前,儿子的学习压力本来就很大,可老公的心里压力更大,每天回来都督促儿子学习,孩子每天放学回家后放下书包,就抓紧时间吃饭,吃完饭就赶紧去写作业,写完作业还要做老公给他布置的作业。按说孩子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可老公还是觉得孩子学习不够刻苦。每当老公看到孩子有没掌握的地方,他就趁机狠狠地吵他一顿,语气非常重,我在一旁常常都听不下去了。他吵孩子的时候,孩子从来不反嘴,有时太委屈了,最多是流流眼泪。可是他又说男子汉就不能轻易流眼泪,否则不像个男子汉。有一次,他吵完孩子后,孩子特别伤心,躺在床上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我觉得老公的语气有点重,忍不住过去劝儿子,儿子自言自语地说:“我大不了离家出走!”当时我听到这话就感到很害怕,但考虑到儿子平时的表现,知道他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选择走这条路的。我就对儿子说:“你说啥呢,别胡思乱想了,你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他也是想让你尽快把学习成绩提上去,别人想让他吵他还不稀罕吵呢,他除了脾气急了点儿,别的不都挺好的吗?”儿子当时没吭声,但我那一刻已经意识到,孩子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反叛情绪在悄悄地萌芽。

儿子总体来说还算是一个比较听话的孩子,从小到大从没有跟我们强烈对抗过,有啥事也能跟我们商量着来。有时有点什么小要求,比如想去打篮球什么的,一旦意外地被我批准,他会高兴地用幽默的口气说:“唉呀!我娘第一次这么开明啊!”其实我们都清楚,生活中这种“第一次”经常发生,一般只要是合理要求,我还是尽量满足他。老公虽然也非常爱儿子,可就有一点,他对孩子的要求太严格,教育孩子的方式让孩子不容易接受。

在这之前,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提醒过老公,让他注意点对儿子的教育方式,否则孩子迟早会因为受不了他的严厉而选择离家出走的,老公听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还不以为然地说:“我也是为了他学习好,又没有恶意,再说,出走,他是我儿子,他能走哪儿去?!!!”这就是中国家庭典型的家长作风!

有时静下心来想一想,现在的孩子挺不容易的,他们真的是非常的无耐,从一生下来就得听家长的,而且家长也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再服从,听话、再听话,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否则,就被认为是叛逆。

今年暑假,我考虑到孩子这么些年来大大小小的补习班不知报了多少个,每个假期也都没好好过,现在初中毕业了,让他适当放松点儿,等到上高中了再开始抓紧学习。儿子最近表现也真不错,每天除了和同学打打篮球,游游泳,偶而上上网之外,就是预习我给他买的高一教材,现在数学基本都学完了,原计划让儿子接着预习物理,老公还让他每天背背单词,我觉得这都可以,英语很容易丢,过个暑假就忘记了,常背背单词也好。可是前天晚上(7月19日)老公在让儿子默写单词时,因为写错了几个词,另外还嫌他写得不端正,就又狠狠地吵了他一通,本来儿子跟他我们院里的几个同学约好昨天早上去打篮球的,可老公为了惩罚儿子,不让他去。昨天早上,他的同学7点钟打来电话,儿子只好推说有事,不能去。我是觉得既然孩子跟同学约好了,最好还是守约,于是就劝老公让孩子去,可是老公很生气,不妥协,我看他那态度,也没敢再坚持。吃过早饭,我们就去医院了,走时儿子还在继续睡觉,一切看起来都和往常没啥区别,但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平常的早上,儿子竟然真的离家出走了。

二、儿子出走后,也揪走了全家人的心

原来,早上我们出门后,婆婆和我的外甥女在家,儿子起床后,洗刷完毕,在桌子上留了个纸条后,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这跟他的平时表现完全不一样。从小到大,每次出门前,他都会跟家里人说一声,从来没有这么不辞而别的。所以婆婆看他没哼声就出门觉得不对劲儿,就拿着他留下的纸条让我外甥女看,只见上面写着:“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拿了300元钱,我会照顾自己的。”我外甥女立马意识到他要出走,于是赶紧追下楼想拦住他。儿子到楼下还没来得及开自行车,就看见他姐姐追上来了,于是车也顾不得骑了,撒腿就往大门外跑,他那近一米八的大个子,姐姐哪是他的对手啊,所以追到大门口就不见了他的踪影,当时她还在设想着他也许跑出去,到街上转转就回来了呢。

当我们回到家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里虽然也是顿时一紧,但也没觉得特别出乎意料,看来我担心的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于是,我们和所有有着相同遭遇的父母一样,先是冷静下来分析一下儿子离开家以后,他可能会去哪里?

(1)他会不会去外地?

儿子从小到大,一直都处在我们的保护之中,几乎没有让他一个人单独出过远门。按说他应该还没有足够的胆量跑太远,即使要离开郑州,最大的可能就是去他姥姥家。姥姥家离郑州不远,坐火车也就4个小时的车程,从小到大他不知去了多少趟,所以要是去了那里我觉得应该是最让人放心的;如果没去姥姥家,而是去了别的城市,这种可能性又很小:一是他不可能千里迢迢跑东北找他叔叔去,路远不说,平时也很少去,他也不一定记得住叔叔的联系方式;如果去其他城市,好像也不大可能,因为别的城市都没有走得很近的亲戚也没有关系铁的网友,罪为他平时上网也不多,偶而上网打打游戏,他的QQ上加有几个网友,但他们最多是在打游戏时一起玩玩儿,别的基本不联系,因为他的QQ号平时都让我给他挂着的;如果去外地,最可怕的一种可能,也是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误入坏人或者骗子的圈套,被带到外地。因为他身上只有300元钱,即使是省着花也花不了几天,再说他从小到大也从来没体会过“省”的含义,万一他想再通过自己的能力挣点钱,以实现他常说的“可持续发展”,那么问题就严重了。但转念一想,他毕竟是初中毕业生了,怎么说也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再加上从小到大可没少给他灌输这方面的安全知识,可谓是警钟长鸣。记得平时只要电视里播放关于黑砖窑、非法传销之类的片子,我们都会特意让他坐到电视机跟前看,所以相信他这点儿抵抗力还是有的。

通过分析,基本可以判断,他如果去了外地,那么去他姥姥家的可能性最大,如果真是这样,倒不用十分担心。

(2)如果在郑州,他会呆在哪里?

我们分析,如果他没离开郑州,相对来讲就比较安全,见于他以前也没有泡网吧的经历,这么一出去,天又这么热,我觉得他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书店了。因为以前我带他逛街的时候,他会让我自己逛服装店,而他则自己去逛书店,在书店里既凉快,还可以免费看书,再说一天下来也不用花很多的钱,这样那点钱还能多撑几天,这是一种可能。

晚上没地方呆了,他倒很有可能去网吧里呆着。在这一点上男孩相对来讲比较让人放心一些,再说儿子从小到大也没有和别人打架的经历,所以,就是去网吧,最多也就是打通宵游戏,摇头丸之类的东西一下子应该还找不到他吧。如果不去网吧,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去找他同学,找同学吧,他离开家时也没带手机,没带手机,也就意味着他跟同学联系起来不很方便,通过查看他的通信记录,也没有发现丝毫有价值的信息。再说他的同学也不可能就这么和他一起出走,而且平时他也很要面子,离家出走这件事对他来讲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也不一定想让同学知道,如果去找同学了,最多也就一起打打球,但球打完了人家肯定还是要各自回家的,不会跟他在外面呆着,因为他交往的同学据我们所知家里管得都比较严,没有让人很费心的那种。再有一种可能,就是去找我的两个侄女,她们俩也在我们家属院住,儿子如果实在没地儿去了,也许会去找她们,反正他离家出走就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情绪,想用行动向他爸爸抗议一下,离开我们,去找他的姐姐们诉诉苦,临时避一下难也不是没有可能。

(3)现在该怎么办,去哪儿找,如何去找?

通过上面这么一分析,觉得孩子应该是安全的,我们心里也暂时相对比较蹋实了,但毕竟没看到他的人影,心里总还是没着没落的,就像一只掌控了多年的风筝,一旦线绳没有掌握在我们的手里,任它在空中自由漂荡,我们既看不到它的影子,又遥控不了它,这种感觉好茫然。接下来是决定去哪里找,怎么找的问题。

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找他同学打听打听,或者打电话找他的班主任,因为她有班里所有同学的联系方式,而且大家都加入了校信通,她只需要群发个短信,全班同学都能在第一时间收到,但是,这无疑告诉他的同学们,他离家出走了,仔细想想,这样做不是很妥当,万一他晚上想想没地儿去,又硬着头皮回来了,以后他还怎么去面对他的同学和老师?所以先不采用这种方式。

然后还有一条路子,就是报警。但是,报警得失踪24小时才能报,再说就是报警了,警察也没地儿去找啊,最多在报纸、电视上发发寻人启示,这样显然不太好,不到万不得已,这条路不能走。

依我对儿子的了解,我一直不相信他会就这么轻易地出走而不回家,我坚信他最多是想用这种从电视里学来的老套抗争方式向他严厉爸爸说声“不”。根据以上分析,我们最终决定在家静静地等待,但愿这次仅仅是虚惊一场。

三、儿子和我们玩起了捉谜藏

下午,我们在一种焦虑不安的情绪中渡过,尤其是婆婆,她平时和儿子相处的时间最多,可以说孩子是她生活的重心,孩子突然这么不辞而别,她心里顿时跟掏空了似的,加上担心孩子上当受骗,所以一个人坐在床上不停地抹眼泪。我担心把她再急出什么病来,那更麻烦了,于是就去把我们的分析又仔仔细细地跟她讲了一遍。其实她心里也清楚,但毕竟看不见孩子,所以所有的语言此时都显得苍白。

老公内心也很清楚,儿子的出走跟他有直接的关系。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向说一不二的他今天居然敢有人跟他说“不”,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一向对他唯命是从的儿子。他是又着急又生气,无耐地往床上一躺,嘴里嘟囔道:“跑了拉倒,有本事一辈子不回来!”这分明是在说气话。我没有去指责、埋怨他,那样的话大家的心里会更烦躁,因为这会儿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显然也躺不住,于是也跑到婆婆的房间和婆婆一起看孩子的照片。我过去制止他们说:“别看了,照片越看心里会越难受,就像电视剧里演的,孩子丢了找不到孩子就在家看照片,让人感觉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儿。”他们也不再看照片了,我们就那么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分析着孩子的可能去向,分析来分析去,还是觉得孩子晚上会突然回来。

一个下午就在这种煎熬中过去了。吃过晚饭,老公让我和他一起去公园里找找。我虽然心里觉得孩子呆在公园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去了,反正在家呆着也是呆着,找找最起码能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再说,平时我们经常带孩子去公园里钓鱼,备不准儿孩子没地儿去了,也会坐在湖边看别人钓鱼呢。

因为天气比较热,所以公园里的人特别多,我们沿着公园的小路就那么随意地走着,四处望望,希望在不经意间看见儿子的身影。当转到公园附近一家刀削面馆时,我突然想起来,儿子这几年来一直对这家面馆的瓦罐刀削面情有独钟,他经常自己跑来吃,没准儿今天还来了呢。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就去跟面馆的老板娘打听儿子。我一说,老板娘立刻都对上号了,因为儿子经常来吃,而且他每次吃的时候都要求不放大白菜,所以老板娘对儿子的印像非常深。她闭起眼稍微回忆了一下,便告诉我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她说儿子上午快10点钟的时候还来吃过,下午没有来。我一听,心里顿时就有数了,由此我可以断定他没有离开郑州。我相信儿子还会来这里吃饭的,所以走时我给老板娘留下了联系电话,让她看到儿子时跟我联系。

判定他没有离开郑州,我的心更蹋实了一些。从面馆出来,我们就慢慢地往家走,当路过两家网吧门口时,顺便拐进去看了看,里面上网的人很多,我们找了两圈儿,也没看到儿子的影子。当我们走到楼下时,看到婆婆急匆匆地往外走,问她干嘛去,她说她想到院里的健身器材处儿看看儿子会不会在那里,因为以前孩子有时晚上喜欢和同学在那里玩儿,婆婆可能坐家里想想,认为孩子也有可能在那里打发时间呢。

我们回到家已经快9点钟了,刚刚坐下,我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侄女打来的。她说儿子刚刚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要去她们那里,还特意跟她交待不让告诉我们。我一听,高兴得都要疯了,赶紧告诉侄女晚上就让孩子在她们那里住下,让她好好开导开导他。

放下电话,我的心总算是彻底放松了,心想,他今晚不愿回来就先不回来吧,孩子毕竟是孩子,他既然选择不辞而别离开这个家,就是想让家长急一急,从此以后能够重视他们的想法儿并尊重他们。我想如果今天硬是把他给拉回来了,那么他会认为他的抗议就没有达到效果,没准儿找机会还会跑呢。

知道儿子有线索后,我们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看来我们的分析没有错,没去到处找他也是对的。

幸福有时来得快,去的也快。放下电话没过几分钟,铃声又响了,一看还是侄女打来的。她说她刚才正在跟我们通话时,孩子正好推门进去,他马上意识到她给我们报信了,一种不信任包围了他,于是转身就跑了,她们两个赶紧去追也没有追上。唉!真是的!!!我刚刚放松的心又紧张了起来,但转念一想,孩子转了一天,还在这附近,说明他也没有胆量跑太远,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准备跑太远。这一片环境他都熟析,既然现在不想回家,那就随他去吧。

婆婆这时也回来了,气喘吁吁地,但表情和刚才出去时相比明显放松多了。她一进门我就笑着问她是不是看到孩子了,她说在大门口看到了孩子从院里跑出来,她喊了一声,没想到孩子一看见她跑得更快了,逃也似的,她在后面追了一段,结果可想而知,追着追着就看不到人影了,没办法,只好回来了。不过婆婆说她起码亲眼看到了孩子的身影,心里好受了很多,只是担心这么晚了他跑哪儿去了。我劝她不用担心,没准儿他就在马路对面的大树后面躲着偷偷往家里望呢,他毕竟还是小孩子,既希望逃离家庭,又希望家里人找他,要不然他不会主动打电话了,这会儿他是在跟家长斗智斗勇呢。儿子小的时候,我们一起上街,有时他会跟我生气,你拉他走他偏不走,于是我就假装在前面走,不要他了,他呢,也不会把自己给丢了,常常会偷偷在跟在我后面,保持一段距离,当看到我回头找他时,他就赶紧躲起来,就这样我走他也走,我停他就躲。以我对他的了解,说不定这次也是一样呢,只不过方式稍微有所变化而已。从他刚才去找侄女这个举动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儿。

我说,今晚客厅的灯就不要关了,如果他真没地儿去了,最起码呆在马路对面远远地看着自家的窗户亮着,心里也是一种安慰吧。

过了大概一个钟头,侄女又打来了电话,语气轻松而愉快。她告诉我,儿子刚才借别人的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地方睡觉了,让她不要担心。两个侄女把电话又打了回去,机主说他是一个浴室的服务生,她们俩跑到浴室门口,把那个服务生叫了出来,一问,儿子确实去了他们那里。

我一听,心里更放心了。因为这家浴室就在我们家属院的隔壁,我们经常去那里洗澡,那里比较干净、也很安全,孩子晚上住在那里按理说是比较让人放心的。

这次儿子应该是真正安顿下来了,我们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到了实处,看来晚上也不用专门为他亮那灯光了。儿子这会儿既然不想回家,那就让他躺在那里好好想想吧。一个人要想转变,必须在思想上真正转变才行,只有他在外面转转实在觉得没意思了,想回家了,那他回到家里才能真正安心。

这一夜,我们睡得还比较蹋实,不知儿子睡得怎么样?

四、儿子坐上了去姥姥家的列车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老公照常陪我去医院打针。可以说,我的心里基本不怎么担心儿子了,我总觉得他很快就能回家,所以躺在医院里也没再去想这事儿。可老公不行,过一会儿,他就会自言自语地说:“也不知道这小子这会儿呆在哪儿呢?”

中午回到家,侄女也来了,吃过午饭,侄女的电话响了,我们一家人都很关心电话是谁打来的,结果电话里传来了儿子的声音,他说他现在正在火车站,买好了去姥姥家的车票,2点15分开车。这孩子,看来真要去姥姥家了。怎么办?!!!如果我们去车站截他,说不定又把他给吓跑了,干脆就让他回去吧,就像洪水来了,你要是一味地堵,那么只能是泛滥成灾,假如你进行有效疏通,给洪水以出路,那么它就可以顺利流进大海。但考虑到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一个人坐车回过姥姥家,现在一个人坐车,还是不放心哪,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来不及考虑,当时已经一点半了,侄女立马决定和他一起回去,让他在车站等着她,他们在电话里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儿子还说要帮侄女把票买好,以节省时间。挂了电话,我赶紧找了个背包,给他装了几件衣服和手机,又装了点吃的东西,侄女快速跑回住处整理好自己要带的东西,然后和外甥女打上出租车直奔火车站而去。事情来得太突然,一切决定和行动都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形成和完成,她们走后,我焦急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看看手机,但愿她们不会因为路上堵车而误了火车。

2点15分的时候,侄女打来了电话,她说他们已经安顿下来了,让我不要担心,这时我要求和儿子说说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我再熟析不过的儿子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我哽咽得有点儿说不出话来了,我告诉他路上注意安全,到姥姥家给我打电话。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满脸流淌......这一天多来压抑的情绪瞬间暴发,之前我一直认为我很坚强,可这一刻,我不行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深刻体会到了母子分离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老公看我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嬉皮笑脸地说:“你看你多没出息,儿子去他姥姥家了,你都哭成这样,以后要是出国了,还不知你要哭成啥样呢?!!!”我哭着说:“那可不一样,虽然儿子经常去姥姥家,但那都是和我一起高高兴兴去的,今天是被你逼走的,我心里就是不好受。是你逼走了儿子,你得好好写检查!”

外甥女把侄女和儿子送进车站就回来了,见面时儿子告诉她,昨晚在浴室里面睡一点儿都不爽,他想了一个晚上,决定还是回姥姥家,于是早上8点就去预售点买票了,他买到票后,一看时间还早,就买了一本篮球杂志,到公园里坐了2个多小时,然后又去吃他最喜欢的刀削面了,结果面馆一直没有开门,没办法,11点多就去了车站。

早在中招考试前,我就答应过儿子,暑假带他去姥姥家住一段时间,放松一下。因为这些年每年暑假不是报这个班就是报那个班,每次去姥姥家最多只能住一星期,有时一不小心还会把这短短的一星期也给挤掉了。但放假后,到现在还没有找出合适的时间带他去,又不敢让他自己去,没想到,他现在真的准备自己去了。平时大家都说,孩子在一夜之间长大了,我还不信,通过这件事,我相信,儿子的确在一夜之间长大了。有时我们做家长的总担心孩子不能做这事,不能做那事,总想把孩子永远保护在自己的翅膀下面,其实,我们常常真的是低估了孩子的能力。

老公在儿子出走以后,明显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十几年来儿子一直在他的强势管理中成长,从来不敢反对他,没想到现在居然敢用这种方式向他说“不”,他一下子还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儿子出走以后,我知道他的压力也很大,所以也没有去指责他。现在知道儿子安全后,我才开始说他的事儿。我说是他逼走了儿子,让他给我写检查,深刻反醒自己在教育孩子问题上存在的问题。我告诉他假如他还像以前那样教育儿子,儿子肯定是不能接受的,那么如果再造成下次的出走,问题恐怕会更严重,因为孩子越来越大了,思想也越来越复杂,想法儿也越来越多,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如果下次真的跑到一个我们找不到的地方,彻底离开我们的视线,那可怎么办?!!!他说:“我也是为了儿子学习好啊,我也没有恶意。”我说:“你的目的当然没问题,问题是方式方法不对,孩子不能接受。表扬和批评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孩子进步,你为啥不选用人人都喜欢接受的表扬和鼓励呢?”要是放在平时吧,我一找他的问题他都不认可,现在孩子用行动告诉他他确实存在问题,所以我找他的问题时他也不反驳了,但愿通过这件事他能够改变自己一些态度。

为了让儿子没有任何思想包袱、心情愉快地在姥姥家住一段时间,我就给儿子发了一条短信:“儿子,路上注意安全,祝你在姥姥家过一个超级轻松愉快的假期。”我知道,我特意加上的“超级”两个字,会对儿子思想的转变产生神奇的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